Google Adsnse

2016年6月6日 星期一

梵谷咖啡館女郎的哀愁, 富人的哀愁

這是梵谷畫的鈴鼓咖啡館女郎, 未查過畫中人物資料我原以為她是風化場所女郎, 原來她是這家咖啡館店主, 看她的穿著打扮讓我以為是風化場所女郎

這幅畫多年來讓我印象深刻, 對畫名牢牢記住, 梵谷有些畫看過即忘, 他把這個職業跟階層畫得非常出神入畫, 為了解釋畫不得不用此名詞, 20幾年前台灣蜜蜂咖啡店的女主人許多就長這樣, 穿著就這樣, 現在50-60歲咖啡店的女主人有的就是這樣,女主人眼神看起來很憂愁, 是不是真的憂愁真查不到?


梵谷畫的富人嘉舍醫生,梵谷把嘉舍畫得既憂愁又神經質, 我看過一部描寫梵谷電影, 嘉舍的女兒愛上梵谷但嘉舍反對, 嘉舍除了是經神科醫生, 還是業餘畫家, 他經常讓梵谷到他家做客吃飯, 卻不讓梵谷住他家, 梵谷舉槍自殺未死前是嘉舍醫生兒子照顧他

嘉舍的矛盾性格,憂愁的眼神與神精質梵谷都畫出來

這張畫成為我日後要畫憂愁人物的典範

  

梵谷畫的郵差盧朗, 我看余光中翻譯的梵谷傳, 盧朗原本住在北法,為了逃避保皇派的壓迫逃到南法來, 看梵谷畫的郵差盧朗, 氣宇宣昂不為任何事屈服, 還有梵谷把盧朗的手畫得特别大, 一個勞動者的手

我是不知道梵谷知不知道盧朗為逃避保皇派壓迫逃到南法, 不過他把盧朗的堅毅, 不為所屈的精神畫出來, 也是二十幾年來令我印象深刻的作品




2016年6月5日 星期日

自己改名為台灣

前幾年國片賽德克巴萊耀上新聞版面,導演啟程前往威尼斯,片籍降為中華台北!!

這已不是第一次新聞

到今年2016年世界衛生大會, 衛福部長林奏延未在五分鐘演講提及台灣, 引起不少國人氣憤

2011年我入境馬來西亞及新加坡兩國,入境卡國籍Nationality,我都寫Taiwan,不寫ROC,世界上沒有這種國家,早 在1971年即被聯合國除籍,ROC只在台灣喊爽的,所謂國旗也只在台灣掛爽的,國際社會也不承認,讓你掛是為了錢, 這有什麼尊嚴可言??

原本以為這兩國的移民官不讓我通關,沒想到他們通通讓我通關,可見國際上還是認同Taiwan (台灣),不要以為他們沒在看入境卡只負責蓋印章,馬來西亞移民官就問我在馬來西亞停留幾天?因為他們怕我停留超過十五天沒簽證逾期,  原本想他們不讓我通關就在機場跟他們大吵一架,這樣能提高台灣的能見度,證明台灣的身份,ROC(中華民國)根本是一個謊言!!

朋友們!!就讓我們自己來改名不用忍受烏龍氣!!

再來該讓台灣有自己國家的名字

學法文, 有一點難又不會太難, 讓我跨過文化的圍牆

嘻嘻 !...賺錢沒天賦, 學語文倒很有天賦 !
沒想到我到誠品買新的法文書, 其中一本翻開裏面很多我都看得懂, 一看就是兩三頁
附的隨身小手冊, 等我搭捷運就可以讀, 一年下來就會有成積..... 比那些玩電玩的人收獲更多,玩電玩對我來說就是waste time, 所以本姑娘多年來一直保持一雙美麗的眼睛, 眼鏡度數一直維持在150, 只有看電影及聽演講或出國看班機等才須要戴,我家的桌上電腦及筆電也老得不像樣, 上次修桌電老闆一看就知道我不玩電玩, 所以我的桌電能維持壽命長久.......     
學法文兩個多月比我想像中還要學得多, 其實法文很多名詞跟英文很像, 但是人稱代名詞及不規則動詞一大堆, 疑問副詞也不同, 加上發音不同又說起來很快就完全聽不懂
只要有中等的英文能力來學法文會比較快, 發音最難還有動詞及人稱代名詞, 不過法文發音跟英文很不同, 不像英文幾乎每個字都唸出, 法文很多省略, 我講的中等英文能力是指記名詞,還有看及猜
學另一種語言也我了解到另一種世界文化, 法文常說的Bonjour是指從早上到傍晚的問好, 可當你好也當日安,Bon在法文是好的意思, jour則指日子
工作: 法文則是travaille, 跟英文的travel 很像, 難怪法國人個性看起來很輕鬆又熱情, 沒工作一大早就在露天咖啡座, 手機也用得沒台灣兇, 像一句 [ 我在醫院工作 ]  Je travaille `a l'hopital , 這是這兩個月的學習報告

學法文不是我學到了多少 ? 或實用, 最大樂趣是在我學習過程中發現語言是一個民族對事情看法的文化性    

梵谷的光影巴黎的布洛涅森林

在我參考梵谷作品中, 無意中看到這幅畫, 真是一鳴驚人呀 ! 非得寫成一篇文章來介紹不可, 順便舉我在法國巴黎見到的實例 ! 藝術就是生活呀 ! 描繪我們的周遭, 我們的生活 !

這是梵谷1887年巴黎時代所畫的 " 樹叢下 "

這情景很容易在山區發現, 只要是低海拔山區,或山區有谷地都很容易見到, 在日本日光植樹園我也見過類似情景


巴黎的布洛涅森林, 離凱旋門只有一站地鐵的距離



2016年6月2日 星期四

熱到抓狂 ! 蓋屋蓋到發狂

   當我們一直發展經濟, 結果我們的街道是鐵窗, 招牌零亂, 空氣骯髒, 夏天熱得讓人快要抓狂

     政府說要蓋幾萬戶的社會住宅, 怎麼不先清察全台灣有多少空屋? 台灣是全世界空屋率最高的國家, 不用看數字看j外表就知道, 為什麼不把這些空屋消化掉? 應該有什麼政策可以消化這些空屋 ? 不停砍樹蓋屋的後果是, 如板橋我家, 前陽台被這幾年不斷增加的電梯大樓包圍, 夏天室內不吹冷氣比室外熱, 大樓群包圍, 冬天失去正常對溫度的感受, 竟然室內比室外冷, 冬天室內穿很多, 因為被四周大樓群包圍, 陽光照不進來

   小狗都知道夏天要到樹下乘涼, 再小的孩童也都知道夏天要到樹下乘涼, 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常識, 為什麼要拼命砍樹蓋屋 ? 有沒有一套讓台灣適合人居住的政策, 而不是只一味拼經濟賺錢, 當這個環境變那麼遭, 已不適合人居住, 有錢有什麼用? 炎夏吃冰只是一時性,並不能長期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