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nse

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坐火車從日內瓦到巴黎

畫名: 疲勞


靈感來自2015年八月從日內瓦坐火車到巴黎, 歐洲的火車多數是四人相對而坐, 即使不認識也要面對面看著, 我們一家三口面對就是一個來自不知中國那一省的人 ? 他和朋友一起流浪到歐洲, 火車一開動他很快就離開坐位, 去坐兩車廂之間小座椅, 他的朋友坐在走道隔開另一邊也是四人座位置上

他的朋友和三個歐洲人坐在一起, 火車車程四小時, 兩人都沒說話, 反倒是和我們一家同坐這個中國人視線一直離開他朋友, 兩人像仇人一樣, 不坐靠近不說話

走道隔開那三個歐洲人, 其中有一對年輕法國男女, 整個車程四個小時都在說話,有那麼多話可說嗎? 已到法國國境快下車還跟非法語系人講英文, 而我們一家三口一上火車講沒三句就睡覺, 我是覺得很累可是睡不著, 為什麼法國人可以講話四小時 ?

 我想法國人的生活及家庭少壓抑, 帶個外帶壽司就可以親嘴兩次, 法國人自然不會像我白日時光火車睡覺, 因為他們覺得生命是有趣, 或有意義, 就像他們搭地下鐵及長途火車很多人看書, 像我覺得生命既不有趣又沒意義, 一上火車就覺得累, 我的家庭給我的壓抑太多

繪畫中右邊歐巴桑是2014年七月前往福隆火車白天長鏡頭拍到, 以她睡覺為基礎, 再加上我自己的疲累, 不管是身體或心理, 但心理佔多數

可見台灣人, 或東方人......

### 因為室內燈光是黃色, 畫作拍照時火車牆面過黃, 原車廂沒那麼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