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nse

2016年6月6日 星期一

梵谷咖啡館女郎的哀愁, 富人的哀愁

這是梵谷畫的鈴鼓咖啡館女郎, 未查過畫中人物資料我原以為她是風化場所女郎, 原來她是這家咖啡館店主, 看她的穿著打扮讓我以為是風化場所女郎

這幅畫多年來讓我印象深刻, 對畫名牢牢記住, 梵谷有些畫看過即忘, 他把這個職業跟階層畫得非常出神入畫, 為了解釋畫不得不用此名詞, 20幾年前台灣蜜蜂咖啡店的女主人許多就長這樣, 穿著就這樣, 現在50-60歲咖啡店的女主人有的就是這樣,女主人眼神看起來很憂愁, 是不是真的憂愁真查不到?


梵谷畫的富人嘉舍醫生,梵谷把嘉舍畫得既憂愁又神經質, 我看過一部描寫梵谷電影, 嘉舍的女兒愛上梵谷但嘉舍反對, 嘉舍除了是經神科醫生, 還是業餘畫家, 他經常讓梵谷到他家做客吃飯, 卻不讓梵谷住他家, 梵谷舉槍自殺未死前是嘉舍醫生兒子照顧他

嘉舍的矛盾性格,憂愁的眼神與神精質梵谷都畫出來

這張畫成為我日後要畫憂愁人物的典範

  

梵谷畫的郵差盧朗, 我看余光中翻譯的梵谷傳, 盧朗原本住在北法,為了逃避保皇派的壓迫逃到南法來, 看梵谷畫的郵差盧朗, 氣宇宣昂不為任何事屈服, 還有梵谷把盧朗的手畫得特别大, 一個勞動者的手

我是不知道梵谷知不知道盧朗為逃避保皇派壓迫逃到南法, 不過他把盧朗的堅毅, 不為所屈的精神畫出來, 也是二十幾年來令我印象深刻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