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nse

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參觀完梵谷博物館, 離博物館很近的大型公園Vodel Park

只要稍微對藝術有興趣的人去阿姆斯特丹都會去梵谷博物館, 如果是參觀完一個早上接下來吃午餐, 鈴鼓餐廳的自助式西餐種類多, 記得還算便宜? 不過就是菜色多, 落地大片玻璃採光非常好, 看完名畫心滿意足後, 一定要再餐廳用餐...

 鈴鼓餐廳




午後可以看著地圖很快就可以走路到一座阿姆斯特丹市區大型公園--Vodel Park

西歐的公園當然跟台灣公園很不一樣....他們是自然平地森林公園, 台灣是水泥公園, 水泥建物比樹還多, 休息的涼亭怎麼很奇怪, 還有跟大自然很不搭的紅色龍鳳涼亭 ? 如果要蓋涼亭應該是木造涼亭, 或者咖啡色涼亭, 跟大自然搭配協調, 我們的美感在那裏 ? 

## 以下五張照片是我家附近社區公園

 

 


法國中型城市的社區公園





地面都是大自然泥土公園, 沒舖水泥

巴黎大型公園布洛涅森林, 兒童遊戲中心讓孩童在大自然塵沙中嬉玩....



接下來本文重點公園Vodel Park 
 
 


 

以下三張照片有三張在荷蘭畫完鉛筆草稿, 回台灣完成, 一張看相片畫



 
  

 

2017年3月15日 星期三

透明與不透明水彩交疊, 創造水彩新定義

傳統的水彩畫是用透明水彩, 取它的晶瑩清澈, 這也是其它媒材所沒有, 如果功力好更厲害還可以渲染, 問題是水很難控制, 還沒渲染成樣子, 紙張就糊掉....

水彩也並不一定要全部整張紙都是用透明水彩, 如果你想創新水彩, 甚至在美術史上留名,可以用不透明水彩與廣告原料混合

水彩對我來說最難是白色處理, 不像油畫可以大方使用白色, 其實水彩的覆蓋率很差, 除了黃綠色可以疊在深色上, 其它都很難, 可是如果你要自由地由深到淺疊色, 就要使用不透明水彩, 白色部份要讓它發亮, 我的經驗是用廣告原料

當然有人堅持水彩的清透, 這就要看你的想法, 想要有點不同. 創新, 或者你想表達厚實的感覺....

去年在歐洲看美術館時看有人把油畫當水彩畫, 孟克就是一個很好例子, 他的許多油畫調和油用很多, 顏料稀薄, 有一種自然流暢之感, 飄的感覺....沒有傳統油畫厚實感覺,  我也在歐洲看到有人油畫像水彩一樣由淺到深, 油畫是可以自由深到淺, 或淺到深自由進出, 水彩就難很多, 這時候就要使用不透明水彩與廣告原料

## 檸檬盤四, 14.5*8cm, 透明與不透明水彩. 廣告原料

要畫出檸檬的厚實, 深綠色的檸檬用不透明黃綠色, 否則用透明黃綠色會被深綠色吃進去,為了要表現檸檬發黃的橘, 再加透明的橘壓過, 一層透明一層不透明再一層透明, 白色發亮部份用廣告會更亮....


 檸檬盤五, 14.5*8cm, 透明與不透明水彩. 廣告原料

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

一杯檸檬汁的滋味....

最終要喝下這杯檸檬汁, 歷經14天 , 四張油畫作品, 要畫完我想表達關於檸檬的感覺....才能擠乾檸檬. 丟棄。


作品一 : 電腦房兼書房開放式書櫃內檸檬汁

 

作品二 : 餐桌檸檬盤

 
作品三 : 餐桌檸檬盤, 牆壁改畫較亮色, 符合現場感覺...


 作品四 : 餐桌檸檬盤, 已經放久發黃的檸檬放大


第一張檸檬汁構圖發想來自於這張花卉靜物, 覺得玻璃花瓶畫得太死板, 沒把花瓶的半圓弧形畫好


花卉圖po好短文寫好, 又覺得照片拍起來實在沒原畫美, 試試看大師畫靜物的畫法, 說不定有更好的結果, 更改了尺寸更小張做了部份構圖修改, 改成水彩

餐桌檸檬盤作品五, 透明與不透明水彩,


餐桌檸檬作品盤六, 透明與不透明水彩, 廣告原料


### 所以我為了表達檸檬汁及檸檬共畫了六張畫

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對油畫繪畫的堅持, 當所有的人都走了....

昨日在陽明山花卉試驗中心站著畫一直張小小的3P尺寸油畫, 頂著30度C的烈陽, 昭和櫻還小根本無樹蔭

昭和櫻花開了一些, 未滿開, 當我原型顏色快要完成, 不禁哼起Starry Starry Night這首歌, 又想起去年去法國奧維, 拜訪梵谷生前最後居住地, 拜訪他的墓園, 仿佛梵谷就在遙遠的天邊與我相連....

繼續頂著大太陽畫, 希望能在戶外全部完成, 中間很多人來欣賞昭和櫻拍櫻花與人, 停留時間多數都很短, 來來去去還是只剩我一人在作畫

 原型出來顏色都出來, 做最後修飾, 該加強怎麼畫在猶豫 ? ...讓我想起曾經上過救國團的漫畫課, 老師說過畫畫就是膽子要大 , 不管了就給它畫下去.....

過冷過熱都是對戶外寫生大考驗, 尤其帶那麼重的油畫工具上山, 也要熬得住寂寞, 遊客在你身邊來來去去..... 很多心情真是洗三溫暖, 畫得出來就飛上天, 好像梵谷化身, 畫不出來就困頓

今天一覺醒來疲勞少了很多....我這樣是有勇無謀 ? 在烈日下畫油畫, 不是, 我是有勇有謀, 只是謀不多, 看我兩次上陽明山同一公園畫的就知道

 ##油畫賣價普遍由比水彩好, 北歐及西歐國家第一. 第二線博物館都展出油畫, 油畫基本須要使用工具也比水彩多出許多, 顏料與油的金錢消耗也比水彩多, 戶外寫生工具重量也比水彩重幾倍, 事實上油畫比水彩好畫, 覆蓋性好, 油不易乾, 趁未乾很容易修改, 即使乾了也容易修改

油畫在洗手. 洗筆就比水彩多幾倍時間

第一張3P油畫, 2/17畫


 第二張3/12畫, 3P, 昭和櫻花






美術老師說水彩不能修改, 水彩真的可以修改

誰說水彩不能改,已經聽過兩位美術老師說過不能改, 昨天陽明山油畫戶外寫生,有一旅客說她學過水墨畫及水彩還有油畫,最喜歡油畫,因為能修改

水墨畫我沒學過不知道, 但是水彩確實可以修改, 只是要法國阿契斯那樣等級的水彩紙, 便宜的水彩紙不行, 只會破掉, 我就曾經修破過

在顏料乾掉的水彩紙上, 用尼龍毛筆在紙上把顏色搓掉, 動物毛也可以會比較久, 都會掉一些紙碎屑, 拍掉就好完全看不到修改痕跡, 只有你自己知道

如果是水彩初學者比較可能會畫錯, 有一種英國品牌多功能紙也可以畫水彩Daler Rowney, 它的紙並沒有水彩特有皺紋, 吸水力並不特別好, 但是用它的紙張顏料會在紙上跑, 乾的速度比一般水彩慢, 可以趁未乾時抹掉顏色修改, 整體畫出來的色彩也是不錯, 比很便宜紙張好很多, 不過色彩呈現沒阿契斯好


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2016歐洲自由行--夜晚鋼管舞孃, 白天童話仙女...阿姆斯特丹 ( 14 )

離開了挪威奧斯陸我搭荷航轉機到阿姆斯特丹,抵達這趟旅遊第二個國家--荷蘭,  晚上七點半飛機抵達阿姆斯特丹已是九點半, 再入境再搭火車抵市區已是晚上接近十一點, 我的飯店在中央車站附近, 一出車站只感覺中央車站周圍運河燈光點點在我身邊圍繞. 閃爍 , 我拉的行李足跡正踩踏燈火叢林往前行, 很有夜總會感覺..... 感覺很俗豔, 很像台灣電子花車, 可是我已經沒力氣欣賞及拍照, 只想拉著行李抵達飯店....

我的飯店在中央車站過運河對面, 要過鐵橋, 當我鐵橋走沒多久...一位年輕小姐主動過來幫我提行李, 跟我閒聊了一些問我那裏來 ? 我的飯店在辛格運河上, 辛格路很長是幾號 ? 她問我呆住, 我只記得中央車站附近辛格路上, 白牆白建築

結果很順利找到, 真感謝那位小姐....還介紹我飯店對面有家餐廳不錯, 後來過幾天有去, 原來是家酒吧

來不及, 及沒力氣拍照的夜景及運河, 還有阿姆斯特丹..... 這個城市已經來過第三次,因為二十二年前第一次自助旅行參加航荷機加酒 [ 荷航隨意行 ] , 必須綁住住阿姆斯特丹, 再四年還是[ 荷航隨意行] , 再18年荷航不賣這產品, 變成自主想來看梵谷的畫當然還有旅遊, 當然對阿姆斯特丹有很深的感情.....

只好憑單想像畫下來當日接近十一點的夜景


 

網路上照片就是真實原汁原味呈現的夜景, 而且這地點太像我住的飯店附近......?



隔日睡飽精神好飯店早餐, 吃了幾口抬頭望向窗舀外....不得了! 童話及夢中場景出現....這是不是真的 ? 我現在在那裏 ? 是那一個國家 ?


抬頭窗外的世界, 很像下面照片中房子....這在台灣怎可能有 ? 這是在Damrak路上搭遊艇的碼頭, 飯店對面房子沒那麼美, 不過都是山形牆很注重外型的美, 沒有一棟是重複造型, 我在阿姆斯特丹待了六天五夜, 看了幾百棟荷式房屋, 沒有一棟是重複



也是Damrak路上搭遊艇的碼頭, 是上一張及往左邊或往右邊房子 ?



22年前第一次去阿姆斯特丹, 還是山形牆老荷式建築居多, 看來荷蘭的建築法規也鬆綁, ,有許多改建, 但再怎麼改建, 房屋高度沒變, 整個城市維持一個水平高度, 顏色也講究一個整體環境的調和, 反觀台灣顏色多沒調和, 視覺就很亂

飯店走出去巷道交叉口,好像童話世界 ! 手機忍不住按下來, 也讓無意中交談的印度同飯店遊客等了一下....


中央車站附近的環境及房子....我一直很喜歡阿姆斯特丹, 雖然對很多人來說並不是他們想去旅遊的口袋城市, 可能是倫敦或巴黎, 倫敦或巴黎給人較死氣沉沉感覺....因為它們不是海港城市...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後就是阿姆斯特丹港, 還有GVB的遊艇可以坐到外島

就我去過兩次的巴黎, 巴黎離海很遠, 它給人一種高貴. 優雅, 還有富麗唐皇講面子. 排場誇大之感, 看看凡爾賽宮及羅浮宮還有迦尼葉歌劇院, 蘇黎世給人優雅. 古典, 有一種老氣沉沉之感

寬大的車站周邊....

我想海... 一直給人寬廣的感覺~ ~



市區內運河, 跟威尼斯一樣也是水鄉城市, 只是多數畫者畫威尼斯, 較少畫阿姆斯特丹






運河邊有些有咖啡館, 如果能在這裏喝杯飲料實在太棒了 ~ ~~



 

 要離開阿姆斯特丹最後的回眸, 跟台灣很不一樣....



 我住的Singel Hotel一走出來道路, 這位年輕人腳邊有一大袋的梵谷博物館購物袋, 看來他買了不少東西, 路邊座椅是木椅, 不是台灣的鐵椅或花崗石椅, 儘量與大自然搭配和協

飯店附近巷弄水景


當時人在阿姆斯特丹現場畫下的速寫


水景及運河...每每看到這場景很感動....這場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