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nse

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梵谷繪畫的虛與孟克的實與誇大

梵谷花瓶中15朵向日葵, 並不全是茂盛盛開, 有超過一半以上準備凋謝, 有的正在凋謝當中


 [ 向日葵 ] , 四朵向日葵很明顯有三朵已經枝幹斷了, 只有一朵還在土裏


 [ 飛蛾 ] (死亡之頭) , 一般我們都說飛娥撲火, 雌性飛蛾撲向花叢是為產卵然後死去延續下一代


 盛開的杏花, 三棵小杏花, 其中一棵枝幹斷了, 梵谷這麼喜歡畫斷枝斷根, 是否他認為生命的殘破 ?

荷蘭阿姆斯特丹鬧區Damrak上最大百貨公司 De Bijenkorf高層樓餐廳牆上就用這張畫當牆壁裝飾讓人印象深刻.....  那樣淡孔雀綠讓整個空間氣氛完全放鬆及柔美......


十個品種花卉, 紫色的菊花科及黃菊花科已經開始凋萎


台灣常見的劍蘭, 還有應該是菊花科的白菊花, 白菊枝幹軟代表凋萎前兆, 右邊粉紅劍蘭已凋謝, 掉入桌上是正常, 左邊的白或粉紅劍蘭? 也已凋謝部份

 

整個花瓶的鳶尾花看起都不太新鮮, 看起來枯萎不少

這樣多張畫入凋謝花朵的畫感受到生命的凋謝,  落入塵土的虛無, 生命的空


孟克的畫, [ 花瓶中的花 ] , 右邊下面的黃花已經開始凋謝, 但整個花瓶的花雖然不知道他在畫什麼花 ?  但可以看及感覺得出來整個花瓶的花是欣欣向上, 尤其是綠葉部份, 給人一種繁盛的感覺....加上鮮豔配色, 熱情如火的花呀 !~ ~只是熱情之中一點點生命的小枯萎, 算是很強調. 熱烈的畫法
,
 

[ 站在甘籃菜園中的男人 ] , 讓我印象深刻是這個男人太貪心, 怎麼可能手上拿那麼多甘籃菜 ? 人也不會有三頭六臂, 左手拎籐籃裝甘籃菜, 手上又抱那麼多甘籃菜, 這代表豐收, 甘籃菜也變型. 簡化, 山也簡化, 孟克看起來像是趴在地上畫這男人, 腳特別長及巨大, 頭小, 顯現勞動者的偉大, 同時也顯現他的開心, 雖然孟克沒把他五官畫清楚, 像這樣面無表情的農民, 其實他們都是很認真默默做事的人, 不用畫他的微笑, 就知道他很樂天知命做事......

孟克真的把他畫得很誇張......

這個農民真有其人, 這是孟克夏天在挪威渡假時認識的一位農民


 [ 火車之煙 ] , 第一眼看到這張畫就非常喜歡, 尤其白煙跟造型, 我實在很想畫蒸汽火車, 可是現在台灣很難看到.... 這畫給我感覺白煙好像從童話故事跑出來.... 很有童話性當然也誇大

經過幾個月再看這張畫及今年十月份去過挪威奧斯陸, 參加兩個小時峽灣之旅, 發現孟克把峽灣的海畫得跟我在奧斯陸看到的峽灣很像, 好像我又重回峽灣現場....峽灣海的部份當然要靠油畫的油及顏料混合, 水彩較難表現這種海峽灣濃濃的感覺, 當然雨景油畫就比較難表達, 水彩較容易


為了找出拍這十張畫, 我的畫冊. 看畫展的導覽書, 出國帶回來的畫作明信片 . 英文書全都派上用場